豪门真假少爷都是我哥

作者:灯小黑

一秒记住总裁小说www.zongcaixs.cc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阅读,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,知道了吗?

夏桉直接去了吧台,调酒师正在用力的摇晃着器具,那青色的酒液在摇晃中慢慢变成了红色,夏桉露出了没见过世面的小眼神。

“您要喝点什么吗?”调酒师先是被夏桉的脸晃了下神,然后就露出微笑,问道。

夏桉摇头,“我不喝酒,我来找人的。”

“你认识霍蛟吗?”夏桉开门见山问道。

“霍蛟?今天找他的还不少啊。”调酒师略有感慨。

夏桉一个激灵,眼睛亮起,没想到问第一个人就问对了,“他在这儿?”

调酒师目光复杂,“刚出去,你现在可以去后边小巷找找,你要是找他,估计还得排队。”

夏桉抓住了话里的关键词,“刚才也有人过来找他了?”

“是啊。”调酒师点头,“来的人还不少,逮着霍蛟就让人还钱,我看那些人来势汹汹,估计霍蛟麻烦不小。”

夏桉立马站起身来,没想到他今天一来就撞上了剧情点,向调酒师道了谢,他就顺着调酒师指的方向过去了。

从酒吧后门出去,就是一条幽深的小巷,身后那些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被隔绝,酒吧清理的垃圾都会暂时堆在这里,然后集中处理。

巷子很深,还有点怪渗人的。

好在夏桉顺着小巷往前走了没多久,就听见了棍棒打在身上的声音,还夹杂这一声声的惨叫,夏桉脸色一白,心跳都骤停,他不会来晚了吧!

夏桉来不及顾忌自己那和狸花猫差不多的战斗力,拿着手机就冲过去了。

反正他要是掉了一根头发,老夏家的律师也不是白养的!保险也不是白买的!

“住手!我报警了!!!”

夏桉举着手机,酒吧二楼的光线照进了小巷,让夏桉看清了小巷里的状况。

他想象中的凄惨场面没有,霍蛟的垂死挣扎没有。

霍蛟举着一根木棍,挥得干净利落,动作狠辣又果决,那几个人高马大过来催债的男人,被打得惨叫连连,而霍蛟除了头发乱了一点,甚至可以说一声优雅。

“???”夏桉傻眼了。

霍蛟也注意到了夏桉的存在,微微一顿,就更快的解决了最后一个人。

地上一片哀嚎,夏桉咽了一口口水,“你、你挺厉害。”

嗯,亿点厉害。

霍蛟走到夏桉面前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、我路过,然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”夏桉心虚道。

霍蛟看着青年躲闪的眸子,还有不自知抿着的唇,霍蛟放柔语气,提醒了一句,“这边不安全,晚上不要到这边来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霍蛟看向夏桉的手机,“你报警了?”

夏桉反应过来,傻笑,“没,我还没来得及,反正就冲过来了。”

霍蛟眼中多了些无奈,“你这样很危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夏桉就觉得自己脑袋后面好像吹过来一阵风,带着什么东西的破空之声,然后霍蛟脸色一变,按住他的脑袋,将他拉入怀中,一抬腿,他好像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,伴随着一声惨叫。

夏桉被按在霍蛟的胸口,戴在头上的鸭舌帽已经掉在了地上,他能听到霍蛟的心跳声,按在他后脑勺上的手很温暖,带着让人安心的感觉。

夏桉眨了下眼,后知后觉意识到刚才是有人想要拿木棍来袭击他,被霍蛟一脚踹飞出去了。

霍蛟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冷,还带着一股让人不由自主屏住呼吸的怒气,身上的压迫感瞬间上升了好几个度。

霍蛟垂眸睨着地上脸色惨白的男人,俊朗的脸上带着冰冷和戾气,语气冷得快要掉出冰碴子,“宵小之辈,竟也敢对本王的人出手,当真是不知死活,若在当年,当处以极刑。”

地上的哀嚎像是按了暂停,就连夏桉都没忍住,抬头一脸迷茫和不可思议的看向霍蛟。

他、亲哥……

是个戏精??

*

霍蛟有一个秘密。

他是在半个月之前,才来到这个世界。

他原本是常远最后一任王,因常年征战落下顽疾,不到三十便死了。

可他一睁眼,却来到了这个世界,得到了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。

这具身体同样叫做霍蛟,就连长相都同原本的自己一模一样,却过得凄惨,他来到这个身体中时,还能感觉到浓浓的疲惫和厌世,想必是因为这具身体的主人受不了多年的苦难,才召唤自己来替代他。

他向来随遇而安,王位权势对于他可有可无,能重活一次,也是上天的恩赐。

可不代表他骨子里流淌的傲慢能够容忍这种人在他面前放肆。

霍蛟松开夏桉,弯腰将掉在地上的帽子捡起来,拍了拍灰,戴在夏桉头上,然后朝着地上那个哀嚎的男人走了过去,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胸口。

“本王的容忍是有限的。”霍蛟目光中全是冰冷,带着几分不近人情的冷漠,“你们跟踪我这么多时日,本王不出手,不是不敢,只是觉得麻烦。”

被压制的男人脸上一片惨白,终于感觉到了恐惧。

他们威胁霍蛟这么多年了,霍蛟也没有反击过,还以为霍蛟就是个软柿子,没想到今天居然遭了秧。

最重要的是……

他们觉得霍蛟可能脑子出了什么问题,没准是被他们逼疯了。

疯子做事,可是不会讲后果的。

“放、放过我……”男人颤抖着开口,躺在地上的同伙没一个人敢为他说话。

霍蛟冷嗤一声,“废物。”

霍蛟深吸一口气,“可惜法治社会,不像我当年了。”

“滚吧。”

说着,霍蛟才大发慈悲地松了脚,其余几人连忙抬着男人离开了这个小巷,背影都透着落荒而逃的感觉。

小巷里安静下来,夜风带着一丝丝凉意,霍蛟这才转过头看向夏桉,就对上了夏桉复杂的眼神。

霍蛟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,顿了顿,“刚才的话……”

夏桉立马举起爪子,“我不会告诉别人!”

霍蛟看着夏桉,“其实我是帝王。”

夏桉小鸡啄米一样点头,“好的!”

霍蛟:“……我重生了。”

夏桉嗯嗯嗯,“我明白!”

霍蛟:“……”

夏桉:“……”

霍蛟看得出来夏桉没信,估计还怀疑自己脑子有病。

夏桉知道亲哥是中二病了,但为了他的面子,自己一定不能点破。

两人默契地错开了这个话题。

夏桉轻咳一声,“那个……刚才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追债的。”霍蛟解释道,“我父亲借了他们钱,但已经还清了。”

这倒是和书里对上了。

夏桉压了压帽子,闷声道:“以后还是别在这里上班了,太危险了。”

霍蛟点头,“嗯,我已经辞职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夏桉松了一口气,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霍蛟:“需要我送你吗?”

夏桉连忙摇头,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回去就行。”

说着,夏桉就像兔子一样蹦开了一段距离,想到什么,又冲着目送他的霍蛟挥挥爪子,“下次见!”

霍蛟一愣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“好。”他轻声道,“下次见。”

*

夏桉从巷子里出来,看了一眼时间,差不多已经快十一点了,夏桉连忙去停车场,打算开车回家,然后刚找到自己的车,还没解锁,一旁一辆车就闪了两下灯。

夏桉看了过去,是一辆迈巴赫。

夏桉皱眉,迈巴赫了不起吗!他家也有!怎么还当众炫富呢!

夏桉生气,打算一会儿把自己的小破车开出来,也冲着这当众炫富的大傻蛋闪两下灯。

夏桉想着,还没走到自己车前,这辆迈巴赫后座的车窗突然放了下来,露出了一张俊美温雅的脸,脸上还带着笑意,只是那笑容里怎么看都透着几分危险。

“夏桉,还想去哪儿,该回家了。”

夏桉倒吸一口凉气,“……哥?!”